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央视曝河北栾城化肥黑工厂造假:农民减产过半

发布日期:2021-07-21 22:08   来源:未知   阅读:

  假化肥坑农土地再难复垦,造假工厂究竟良心何在?黑心工厂披着合法外衣大肆生产假化肥,挂羊头卖狗肉,农家院里“别有洞天”。眼下正值春耕时节,正是小麦生长的大好季节。播种新的一年希望的大好时机,而是什么原因,让河北省石家庄郊区的农民减产过半?

  俗话说,“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些年含有氮磷钾等元素复混肥越来越受到农民的喜爱,但是由于复混肥的生产门槛很低,生产厂家也是五花八门。国家质检总局数据显示,近几年复混肥的合格率是肥料中比较低的,不少厂家为了减少成本都会“偷”养分,就是减少氮磷钾的含量,有的甚至土法上马,干起了伤天害理的勾当,我们的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春耕时节,正是冬小麦生长的旺季,不过家住河北省石家庄郊区的农民老张这段时间看着别人家绿油油长势喜人的麦苗,再看看自己家的地,却是满肚子忧愁。

  河北省石家庄郊区村民:你看看,这些小麦你看看,甭说上化肥了,上化肥根本不顶事,苗不行。你看怎么办它长嘛?你说怎么办?都给烧死了,死的死,本身就是伪劣产品。

  老张种了一辈子地,这庄稼活的经验自不必说,这段时间他反复琢磨,一定是用的化肥出了问题,自己想了半天还不放心,这天他还请来了朋友,帮他出出主意,看如何来补救。朋友和老张一合计,往乐观里说,今年老张种的这一季小麦至少减产五成。

  河北省石家庄郊区村民:这个也就产400 多斤,如果不管了,也就难说了。赶快浇水!

  老张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加上种子、买肥料的费用、水、电等等,种的这一季小麦不但要白忙活,而且还要赔钱。

  现在让老张追悔莫及的是,当初小麦追基肥时,他为贪图便宜在附近县里买了一些便宜的小麦专用复混肥。

  河北省石家庄郊区村民:便宜,外面卖2000一吨,他就卖1400 1500一吨 就可以买了,很便宜,便宜没好货呗。

  就为了一吨省上这五六百块钱,老张是欲哭无泪。不过老张说,当时他买时也留了心眼,也担心有问题,还反复看过,最终判断没问题才下的决心。

  村民:我们买的时候也不知道真的假的,需要用就买了,买了以后回来一上不行,不行你有什么法子,没什么法子。

  那么老张的化肥在哪买的呢,老张说,当时他也是随机购买的,地点很难找得着了,不过就在他寻找卖假化肥者的过程中,无意中听说,出这种问题复混肥料的多是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县,这里有大大小小几十家复混肥厂,这些复混肥的部分原料也就在附近生产。老张说的引起了记者的兴趣,几经努力,在知情者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距离石家庄市市区不到二十公里的栾城县孟董庄村的一片小麦地中,一个奇怪的晾晒场一下子出现在了眼前。

  刚一下车,记者就闻到一股股刺鼻的气味,二十几个装着黑褐水的池子,隐隐约约的放着一些白里发黄、黄里透着白的结晶体。

  工人:不能用了,成为废地了,百年不能用了,以前都是好地,麦地耕地,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五十亩地都废了。

  我们在现场看到,在另一个池子里正在加注生产氯化铵的黄褐色液体,工人们说,只要天气好两三天这些碱性很高的工业废水就能结晶出氯化氨。这种土法生产的氯化铵是一种什么样的物质呢?记者询问了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相关专家。

  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孙蓟峰:从视频里面看到的微黄色或者是白色结晶出来的晶体,可能从外观上来看是氯化铵的颜色,是这种晶体没问题。

  孙蓟峰:氯化铵是一个制碱工业的副产品,制碱工业一部分它是纯碱,另外一个它的重要组成品就是氯化铵,就是这种微黄色或者是白色结晶,外观上看和我们看到的食盐很相似。

  知情者:国家明令禁止的,不允许生产的。这个小麦长势喜人,这边坑人,这不坑吗?坑人!

  知情者:不能,还种什么?种不了了。渗了两米都是酸,怎么用啊?整个把耕地都毁了。

  这种土法制作氯化氨的工艺都会产生出什么样的危害?他排放的废水中都含有什么样的物质呢?

  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孙蓟峰:这个废水一方面有一些有害物质包括重金属这种污染,另一方面它这种酸碱性肯定是偏碱性,它这种废液,对土壤本身的PH值影响肯定很大。如果直接排放到农田或者农工业当中使用的话,土壤的酸碱性就会受到破坏,接下来土壤的一些结构包括土壤的成分,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土地就被破坏了。

  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专家告诉记者,现在还用工业废水---碱水土法生产氯化铵的方式,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这种方式没有对含有高酸碱度和高重金属的工业碱废水进行任何处理,就在农业用地上生产,性质非常恶劣,严重污染了土壤和周边环境,将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很难复垦。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县,到底有多少非法小企业在私下生产劣质化肥呢,产量有多大呢?

  让农民寄予一年期望的化肥竞是在露天地里土法上马制造,这样生产出来的肥料的质量可想而知,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决定通报国家质监总局执法司一同调查,这次,又能发现什么呢?

  采访期间,知情者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透露,这样土法生产氯化铵的现象非常的普遍,当地政府也屡次打击,但几乎没有成本的暴利还是让一些人铤而走险,知情者又带记者来到了一处过去土法生产氯化铵的晾晒场,这里还堆放着至少上千吨的氯化铵原料。

  知情者:效果不好,用了跟不上化肥一样,只是坑你农民吗,坑农害农是线块钱一吨,你买了以后根本不起作用,没有劲,你上不上(庄稼)不长。你看你看这个,你再看看这个。就这样的化肥,没人(举报)这个,没人管这个你看看这个。

  知情者:你看看这个,这都什么东西啊,你看看这个包装,什么都有,没办法。摔了看看,这从哪里来含量。

  据知情者和土法晾晒场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的氯化氨大部分都卖到了附近的孟董庄,这里有大小二十多家的小型复混肥厂,生产复混肥也有些年头,但是想进入任何一家作坊式的小厂都非常困难,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村庄,这个村庄里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为了查明事实,3月10日到12日,国家质检总局执法司和我们记者一道秘密抵达当地,在外围进行摸排暗访。这里的一些小的作坊都是大门紧闭,有的门前放着我们刚刚看到的一些生产氮肥的原料—氯化氨。

  知情者:这里有二十多家化肥生产企业这就是氯化氨,化肥中的垃圾,国家明令禁止的十五小企业,没什么含量。

  晚上记者与国家质检总局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了孟董村,白天大门紧闭的这些小工厂里,机器轰鸣。

  国家质检总局工作人员:这家还在生产,这个亮着灯也在生产,这里也在生产,这家刚才有拉货的车进来。

  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监督司打假协调处唐晓东:前期呢我们是根据行业的反应和群众的举报,对栾城的两个村还有周边地区进行了暗访和摸排,通过我们的摸排发现在孟董庄村和端午庄村这两个村,还有它的周边地区有接近三十七家化肥生产企业,部分企业涉嫌无证生产,还有偷减化肥原料含量等违法行为,只有小部分企业在门户外挂一个厂名,绝大部分企业是关门生产,夜间生产。大部分企业规模较小,初步判断它的工艺难以保证它的生产质量每个企业的存货都不多,大多是订单生产,生产完就马上拉走。

  在经过三天的调查取证后,国家质监总局执法人员发现,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县,至少有三十七家小企业涉嫌非法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化肥,甚至形成了地下产业链条,执法人员决定,会同地方共同查处取缔,然而,就在执法行动开始后,却遇到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县,假化肥生产销售形成了地下产业链条,污染环境,坑害农民,在经过翔实的调查取证后,国家质监总局执法人员决定会同地方部门进行执法行动,然而,行动中却遇到了一系列怪事。

  大门紧闭,偷偷摸摸生产,河北省栾城县孟董庄村和端古庄村几十家复混肥场显得非常神秘,国家质检总局的执法人员用了三天时间的摸排暗查,绘出两个村全部37家生产企业及窝点的区位分布图,随后国家质检总局通知河北省技术监督局,决定2014年3月20日上午9点30分对孟董庄村和端固庄村进行突击检查。在突击检查之前两小时,记者提前来到了孟董庄村进行了暗访。

  河北省栾城县孟董庄村村民那边可能多点,他这不是什么大厂,就是一个家鼓弄盖的。

  在孟董庄一家写着卖放心肥料的农资商店里,只摆放着一种山东产的名牌复混肥料,没见到一袋本地肥。

  这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年村民宁愿多花点钱舍近求远买外地肥料,也基本不用本村企业生产的。此时已经到了上午8点多,根据提前约定,执法检查人员将要一个小时后到达,就在这时,记者突然注意到,孟董庄此时突然停电了。而村民告诉记者,这里平时极少停电,尤其是在上午更是罕见。

  知情者:提前一天早有通风报信的,如果不通风,他们每天都在干。不仅白天干,晚上都在干。

  那么到底是否有人通风报信呢,上午 9点30分,国家质检总局和河北省技术监督局的热法人员来到孟董庄村,这是要检查的第一家生产复混肥的企业,它大门紧闭,没有任何厂名标示,外观和农家院没有什么两样。进入这个农家院,里面却“别有洞天”,院子中央露天堆放着上千袋氯化铵、焦炭以及一些简陋的设备。顺着一阵阵的敲打声,检查人员来到了一个车间里,这里面弥漫着浓浓的白色烟尘并散发着极其刺鼻的气味,没有任何除尘设备,工人们正在粉碎一些原料。

  质检人员:打开看一下,板结了。这都结块了。这个是失效的?这个应该是从含量上没法保证了,水分高了,倒出来 也没有(合格证)。

  国家质检总局的工作人员说从现场情况来看,在现有条件下,正常生产都很难保障质量。如果这些营养成分已经大量流失的板结成品肥颗粒重新封装,恐怕化肥质量更难以保障。但意外的情况又出现了,虽然正是肥料生产的旺季,但是厂家声称一直没有生产成品,而从质检部门执法来说,进行质量抽查必须有成品,所以没法对这家厂子进行实物抽检。

  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监督司打假协调处唐晓东:违法企业呢,以待检品或白包化肥的这些形式呢来规避我们的检查。随着信息化和高科技的发展,农资违法行为也越来越隐蔽,打击查处的难度也越来越大,特别是化肥行业。有的企业呢,季节性生产或夜间生产来规避我们的执法检查,有的呢是在产品包装标示上来打擦边球。譬如说白包化肥,它是以这种待检产品,它并不带厂名,打上厂名厂址和成品的包装,产完就拉走,在厂房外面,或者在销售地换包装,进行销售。

  很少停电的村子,在检查前突然停电了,昨天还在正常生产的厂子竞然没找到一袋成品,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怪事发生呢?质检工作人员又对同样一家没有厂名复混肥料厂进行了突击检查。

  更让记者奇怪的是,在生产氮、磷、钾三元复混肥的原料仓库,却找不到哪怕一袋钾肥原料。

  复混肥厂工作人员:钾肥在原始公司里,我们及时用着及时去啦我们的原料要到附近的县去拉,在四十公里外的元氏县,现用先拉。

  记者在跟随检查的过程中,能明显感觉到这些厂家好像都统一过口径:全是厂长不在,一直没有生产,没有生产成品。这样的结果就是由于没有找到成品,质检部门没法对这家厂子进行实物抽检。记者随同质检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孟董庄村突击检查了六家生产复混肥的厂子,没有找到一袋复混肥成品,也就没法进行复混肥的抽检。难道这个有近20家生产复混肥的厂家的村子就不生产复混肥吗?

  知情者:他们当地地方保护非常严重,披着合法的外衣干非法的事,一旦又来检查马上就有人说了。现在马上就把东西(成品)转移了。

  据知情者透露,氮磷钾三元复混肥中,钾肥的成本最高,这些小作坊根本不舍得用,也就用的最少,氮和磷的含量也用的不足。

  知情者:含氮,比如说15个,它给你10个,磷10个。它仅仅给5个,都是减一半。钾,他说有10个,能给你5个就不错了。甚至是没有。

  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监督司打假协调处唐晓东:化肥个别的违法企业在有效养分偷减,一半呢我们也了解了一下,偷减一吨养分,每吨化肥会降大概30至50的成本,所以就有这样的一个利益驱动,个别的违法企业也是要通过这个来降低成本。

  唐晓东:前期钾肥偷减的现象严重些,因为钾肥的价格比较贵,相对于氮肥和磷肥

  3月27日,记者第三次来到了复混肥生产专业村孟董村,生产厂家依旧是大门紧闭,只有一家开着大门,记者趁人不备,直接开车进入了这个厂家,而这第三次进孟董村,记者又有了新的发现。

  知情者:正在生产,别让他们发现了。不高兴,暗访小心点。就用这搅拌机就生产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三进三出河北省栾城县孟董村,虽然有些疑团还没有彻底解开,比如说为什么在公开执法前突然遭遇停电,为什么执法中遇到的回答如出一辙,为什么取样都如此困难,但客观说,我们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如果没有人支持,这三十多家化肥厂就不敢公然造假,如果没有人支持,连记者都能轻易发现的问题地方部门在眼皮底下都不知晓,如果没有人支持,国家质监总局的执法又怎么会遭遇软对抗。中央领导曾多次强调指出,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我们希望,中央的精神能够得到严肃落实,尤其是在涉及农业生产安全、农民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更来不得半点含糊。我们期盼着河北省栾城县能够切实有所行动,希望我们第四次到孟董村时,我们看到的是合格的产品,而不是坑农害农的假化肥。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上一篇:南方基金关于南方富瑞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中(FOF 下一篇:163家环保上市公司2020年上半年业绩盘点